林则徐
林则徐简介

林则徐,字元抚,又字少穆、石麟,晚号俟村老人、俟村退叟、七十二峰退叟、瓶泉居士、栎社散人等,福建侯官县人,清代中期政治家、文学家、思想家,民族英雄。林则徐是嘉庆十六年进士,历官翰林编修、江苏按察使、东河总督、江苏巡抚、湖广总督等职。道光十九年,以钦差大臣赴广东禁烟时,派人明察暗访,强迫外国鸦片商人交出鸦片,并将没收鸦片于虎门销毁。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不久,林则徐被构陷革职,发往新疆戍边。道光二十五年重获起用,历任陕甘总督、陕西巡抚、云贵总督等职,加太子太保。道光三十年,林则徐在奉命镇压拜上帝会起事途中,病逝

标签: 清朝

喜欢 () 热度:

林则徐的诗词作品(共126篇)

林则徐介绍

林则徐贫苦童年

林则徐生于乾隆五十年(1785年),他的父亲林宾日原名林天翰,是嘉庆朝侯官的岁贡生,后成为当地的教书先生,在邻居罗氏的地方开设书塾。而林则徐的母亲陈帙,为闽县岁贡生陈圣灵第五女。林宾日、陈帙夫妇一共生育十一名子女,次子即为林则徐。

林宾日虽为私塾教师,中了秀才后又可领取公粮。但因家里人口众多,三餐都无以为继。陈帙瞒住林宾日,偷偷以女红帮补家计,她也将此剪纸手艺传于女儿,才能维持家庭生活。林则徐在母亲的支持下,虽不用代劳家计,但每天到书塾之前,都会先为母亲姊妹的工艺品拿到店铺寄卖,放学后,则再到店铺收钱交回母亲。贫苦的童年和严格的家教,使他日后升至高官时都保持清俭的习惯和察民疾苦的作风。

邻居常常听到林家吃饭时的欢笑声,探看之下,不过是十多个人津津有味吃着豆腐。后来林家以此事来教诲子孙知足常乐的道理。

林则徐中举成家

 

林则徐童年家境寒苦,但他得到开明的父亲教导,还有一个温馨的家庭,童年是颇为快乐的。林宾日也非常重视对林则徐的教育。四岁时,林宾日已将他携入塾中,教以晓字。七岁,林则徐已经熟练文体。由于林宾日幼时家贫,到十三岁才入书塾,常常被同学嘲笑,为免儿子和自己一样命运,教书时便将他携入塾中,抱在膝上,一同听学。

林则八、九岁时,就在学堂上写出了“海到无涯天作岸,山登绝顶我为峰”的诗句,震惊四座,他在书塾常常以佳作得到奖金。眼见家境依然贫穷,有人曾叫林则徐改业,但林宾日不许,他认为儿子日后必飞黄腾达,名成利就。

林则徐十二岁时,孔庙召童生任佾生,经一轮选拔之后,当选佾生,为祭祀乐舞的人员。鳌峰书院是福建当时的最高学府,院长是刚直不阿的教育家郑光策。在郑光策指导之下,林则徐专心向学,写有读书札记《云左山房杂录》,将诸子百家一同采纳。

入读期间,林则徐通过父亲结识学者陈寿祺,受到陈寿祺经世匡时思想的影响。与郑光策的女婿梁章巨交往甚频,两人同时立下“经国救世”之志。

河南省永城县知县郑大模有次遇到林则徐,对他文思敏捷留上了心,认为此子必成大器。

嘉庆九年(1804年),林则徐参加乡试,中第二十九名举人。在揭晓成绩排名的那一天,他正式迎娶郑淑卿为妻年底,林则徐前往京师参加会试,但名落孙山。回乡后就在福州北库巷开设“补梅书屋”开班授徒,等待下一次会试。

林则徐初任仕途

 

嘉庆十一年(1806年),林则徐担任厦门海防同知书记,专责处理商贩洋船来往、米粮兵饷的文书记录。那时厦门的走私鸦片问题严重,历任厦门海防同知皆是贪官污吏,外商贿赂成风,无人打击走私。林则徐认识到鸦片问题、烟贩伎俩,开扩视野。其任内他得到汀漳龙道百龄和福建巡抚张师诚赏识,被张师诚招为幕僚。张师诚是一位提倡净土法门、解行俱佳的佛教居士,他著有《径中径又径》一书,其中选录了不少净宗精辟论述,劝策人们专修净业,多切至之语。林则徐随张师诚工作4年,深受张的器重,在学佛方面也深受张的教导和影响。

张师诚将自己公事上的知识、权术一一传授给林则徐,甚至在嘉庆十四年(1809年)八月镇压海盗蔡牵叛乱时亦允许林则徐一同随往,参与其事。张师诚事后称赞林则徐:“是役也,僚属睹余督剿之劳,佥谓非余先得贼踪,飞檄催战,未必能如斯神速。”

同年年底,张师诚推荐林宾日为乐正书院主持,林家经济得以改观。后林则徐又在这年参加会试,可惜仍是落第,继续留在张师诚幕府。直到嘉庆十六年(1811 年),二十六岁的林则徐赴京会考,殿试高居二甲第四名。

 

林则徐部分画像(4张)

嘉庆十八年五月初九(1813年),林则徐入翰林院庶常馆任庶吉士,从此踏上官宦之途。林则徐在翰林院度过七年岁月,被派往不同地方工作,但仍是微不足道的小京官。七年期间,他的子女相继出世。嘉庆十九年(1814年)正月初四,长子林汝舟出生;次子林秋柏出生三日而殇;后来长女林尘谭、次女林金鸾(后夭折)亦出生,单较二百两银年俸,根本不足以应付家庭开支。唯有间中在书塾教书,或寄卖自己的书法作品帮补家用。在翰林院期间,他著经济专书《北直水利书》。

林则徐虽不善社交,但于嘉庆十九年(1814年)加入了由地位不高的京官组成的宣南诗社,结交黄爵滋、龚自珍、魏源等人,并成为他们的领袖。

嘉庆二十一年(1816年)闰六月,林则徐离开翰林院,往江西南昌任考官。林则徐此后多次任考官期间,公正严肃,在士人之间博得良好的名声,甚至落第的考生皆致信向林则徐讨论请教。林则徐后来记述自己对考官工作的态度:“则徐典试江西,府君自以踲于场屋,倍知科名之难,屡谕衡文当慎之又慎。已荐之卷,首场三艺当通阅到底,遂篇分评;未荐之卷,亦必逐卷有朱笔批点。”

林则徐如此重视科举,但他的好友龚自珍和魏源见识到科举之弊端严重,认为科举是对人才的埋没和摧残,因此曾为此事争论。

嘉庆二十五年(1820年)二月,林则徐任江南道监察御史,河南南岸河堤缺口,河南巡抚博尔济吉特·琦善办事不力,引发大水灾,林则徐不惧琦善满洲贵族的背景,向嘉庆帝直奏琦善的无能。他为官清廉,不畏权势,行事果敢,不假情面,导致同僚的猜忌、冷嘲热讽,林则徐因此对官场厌倦。

道光元年(1821年),林宾日病危,林则徐以照顾父亲为由辞官而去。乘船返回家乡期间,郑淑卿在船上诞下三女林普晴,返回福州时,林宾日已病愈。在父母及家乡父老反对下,林则徐再涉官场。他的主师曹振镛、房师沈维鐈一直为林则徐斡旋,道光帝亦知林则徐任内的政绩卓越,特地召见夸赏,并破格将其复职。自此,深受道光帝宠重的林则徐青云直上。

林则徐历职地方

 

道光三年(1823年)正月,林则徐被任命为江苏按察使。在任期间澄清江苏吏治,改革审判程序,亲自裁决案件。甚至黑夜潜行,明查暗访,验尸时亦亲自动手。短短在任四个月内,就把江苏的积压案件处理十之八九,被江苏人民称颂为“林青天”。他并认为江苏之风气败坏,全因鸦片害人,于是下令江苏禁烟。同年夏季,江苏大水灾,社会动荡不安,人民聚集,将成民变,官府照样追税。江苏巡抚韩文琦力主用兵镇压,林则徐极力反对,他乘船前往灾变地区,赈济灾民,平息民愤,恢复社会秩序。

道光七年(1827年)六月任陕西按察使、代理布政使,在任一月即调任江宁布政使。等待交接期间,陕南略阳一带发生水灾,遂留陕暂理原职,赴略阳察看灾情,安置受灾百姓,同时还参与了县城移建事宜。

道光十年(1830年)秋任湖北布政使,翌年春调任河南布政使,擢东河河道总督。从六月到次年七月,林则徐先后任湖北、河南、江宁布政使。面对关系到河道民生重大问题,决心“破除情面”,“力振因循”,以求“弊除帑节,工固澜安”。为了治理黄河,亲自顶着寒风,步行几百里,对备用的几千个治水商梁秸进行检查,还查看沿河地势,水流情况。

道光十二年(1832年)二月,调任江苏巡抚。从这一年起到十六年间,他对农业、漕务、水利、救灾、吏治各方面都做出过成绩,尤重提倡新的农耕技术,推广新农具。他在实践活动中认识到:“地力必资人力,土功皆属农功。水道多一分之疏通,即田畴多一分之利赖。”林则徐这种农耕思想,是在实际考察中体验出来的。

道光十七年(1837年)正月,升湖广总督。面对湖北境内每到夏季大河常泛滥成灾的境况,林则徐采取有力措施,提出“修防兼重”,使“江汉数千里长堤,安澜普庆,并支河里堤,亦无一处漫口,”对保障江汉沿岸州县的生命财产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林则徐受命禁烟

道光十八年(1838年)11月15日,林则徐受命钦差大臣,入广州查处禁烟。林则徐先弄清广州受鸦片毒害情况,查找各家烟馆,掌握大量第一手资料,于道光十九年正月(1839年3月)抵广州,于二月初四(3月19日),林则徐会同两广总督邓延桢等传讯十三行洋商,责令转交谕帖,命外国鸦片贩子限期缴烟,并具结保证今后永不夹带鸦片,他还严正声明:“若鸦片一日不绝,本大人一日不回,誓与此事相始终,断无中止之理。”但外商拒绝交出,经过坚决的斗争,挫败英国驻华商务监督义律和鸦片贩子,收缴全部鸦片近2万箱,约237万余斤。于四月二十二日(6月3日)在虎门海滩上当众销毁。

虎门销烟各类画作、还原场景

道光十九年(1839年)3月18日,林则徐发布两个谕贴。3月19日下令禁止外国人离开广州。3月21日下令包围商馆。3月22日下令查拿英国鸦片贩子颠地。

虎门销烟使林则徐闻名中外。道光帝对他在广州的禁烟功绩也于以肯定。道光十九年(1839年)7月28日,道光帝阅毕林则徐的虎门销烟报告,欣喜万分,誉为:“可称大快人心事!”不久,林则徐过55岁生日,道光帝又亲笔书写“福”“寿”二字的大楷横匾,差人送往广州,以示嘉奖。

林则徐远贬新疆

但在禁烟不久后,林则徐所面临的形势就迅速恶化起来。道光二十年(1840年)6月,英军派舰队封锁珠江口,进攻广州。林则徐严密布防,使英军的进攻未能得逞。英军受阻后沿海岸北上,于7月5日攻占定海,8月9日抵达天津大沽口,威胁北京。这时,道光帝惊慌失措,急令直隶总督琦善前去“议和”;又命令两江总督爱新觉罗·伊里布查清英军攻占定海的原因,究竟是由于“绝其贸易”还是“烧其鸦片”,意欲将林则徐作为“替罪羊”。 从此,各种诬陷、打击和指责连续降临到林则徐的头上。琦善声称英国所不满的只是林则徐一人,只要清廷惩治林则徐,所有问题都可解决。其间,林则徐两次上奏,大胆陈述禁烟抗英的合理性和正义性。道光帝指责林则徐所言是一派胡言。

道光二十年(1840年)9月29日,道光帝下旨,革了林则徐的职,并命令“交部严加议处,来京听候部议”。10月25日,林则徐又收到吏部文件,通知他暂留广州,等待新任钦差大臣琦善的审问和发落。

 

道光二十一年(1841年)5月1日,林则徐又接到圣旨:降为四品卿衔,速赴浙江镇海听候谕旨。到镇海后,林则徐积极参与了当地的海防建设事宜,力图“戴罪立功”。不久,接替琦善的靖逆将军爱新觉罗·奕山在率军与英军作战中失败。为了开脱罪责,他竟造谣说,英方是愿意议和的,他们恨之入骨的只有林则徐一人。言外之意,就是必须再次惩办林则徐,英方才能罢兵议和。道光帝求和心切,便把广州战败的责任再次归罪于林则徐,说他在广州任职时没有积极筹划防务,以致英军发起进攻后,奕山招架不住。6月28日,道光帝下旨,革去林则徐“四品卿衔”, “从重发往新疆伊犁,效力赎罪。”

林则徐抗英有功,却遭投降派诬陷,被道光帝革职,他忍辱负重,于道光二十一年(1841年7月14日)踏上戍途。在赴戍途中,仍忧国忧民,并不为个人的坎坷而唏嘘,当与妻子在古城西安告别时,写下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的激励诗句。十一月,林则徐抵达新疆。

林则徐再获启用

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,清廷重新起用林则徐,调任陕甘总督、陕西巡抚、云贵总督。九月奉召回京候补,十一月以三品顶戴署理陕甘总督。

 

道光二十六年(1846年)四月,授陕西巡抚,七月抵陕上任。这时的陕西,各种社会矛盾十分尖锐:鸦片战争时,清廷为解决军费困难,除调拨陕西征收的盐税外,还强令陕西捐银一百多万两。鸦片战争后给外国侵略者的赔款也摊派到陕西,仅西安府咸宁、长安两县的赔款银,年征收就在二万两以上,相当于上缴正银数的三分之一;加上各地接连发生灾荒,劳苦群众生活异常艰难;渭南、富平、三原、大荔、蒲城等地的“刀客”与当地回民联合起来,反抗官府的斗争此起彼伏。

林则徐任陕西巡抚后,便上书宣称陕西“东北毗连晋豫,西南壤接川甘,道路纷歧,奸究易于出没。如佩执凶器之刀匪,此拿彼逃,最为民害” 。并表示决心要把“除暴安良” “严缉捕以靖地方”,作为接任陕西巡抚后的“首务” 。当时刀客的活动主要在关中地区,尤以渭南、富平、大荔、蒲城一带最盛行。他们“有窝巢以为藏身之固,有器械以为抵御之资” 。所以“不独兵役避其凶锋”,即州县营员亦“惜费惮劳”,“望而却步”。林则徐上任后,对地方官吏兵勇的所谓“锢习”,首先是“剖析开导,务令极力破除”,增强他们“缉匪”的勇气和信心,然后以“马得讽纠众夺犯伤差案”,从渭南刀客下手。此案原发生在五、六月间,七、八月林正式接任后,便“亲提研鞠”,除判首犯马得讽以斩刑、“就地正法”外,而将刀客赵恩科子、史双儿等人,“不分首从,发云贵两广极边烟瘴充军” 。到是年底,由于林则徐积极督剿,在关中东部各县,以及陕北的安塞等县,又相继缉获146人,从严惩处明确称为“刀匪”的46人。道光帝闻讯,朱批称赞林则徐“所办甚好”。

在镇压了“刀客”之后,林则徐采取了一系列赈灾措施。一方面,把西安府等地的一百多万石存粮向贫民平粜,对于无力购粮的极贫户与老弱病残者,由官方收养,省城西安即收养极贫百姓三四千人;劝绅商富户出钱出粮救济其所在村寨的贫困户,并令地方官与各地富户收买、质押耕牛,以免影响耕种;另一方面,向清廷连上《被旱各属分别缓征折》《咸宁等十二州县应征粮石展限奏销折》,请求朝廷缓征钱、粮。为从根本上免除灾荒,他筹议兴修关中水利,命陕西督粮道张集馨对《关中胜迹图志》一书加以研究,提出方案。这一计划终因费用太大,未能实现。林通过上述多种办法,使陕西局势得到暂时的稳定。

林则徐雕像

道光二十七年(1847年)三月,清廷命林则徐为云贵总督。在滇时,他提出整顿云南矿政,鼓励私人开采,提倡商办等主张。因维护云南边境安定得力,林则徐被加授为太子太保,赏戴花翎。

林则徐病重逝世

 

道光二十九年(1849年)秋,林则徐因病重奏请开缺回乡调治,翌年三月返抵侯官。九月,又被清廷命为钦差大臣,去广西镇压拜上帝会的反清武装起义。林则徐抱病从侯官起程。

由于他疾病未愈,疝气不时发作,结果要躺在特制的卧轿,由福建、广东山区,一路直达广东,到潮州时,开始严重下痢,到了普宁行馆,已病入膏肓,不得不暂住于此。道光三十年十月十九日(1850年11月22日)辰时,林则徐在儿子林聪彝及幕僚刘存仁陪同下,指天三呼“星斗南”之后,与世长辞,享年六十六岁。在报丧奏折到京前,清廷于十月二十四日(11月27日)还命他暂署广西巡抚。在他死后,清廷晋赠其太子太傅,照总督例赐恤,历任一切处分悉行开复,赐谥文忠。云南、江苏将其入祀名宦祠,陕西则建专祠祭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