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孝胥
郑孝胥简介

郑孝胥,字苏戡,一字太夷,号海藏,中国近代政治人物、诗人、书法家。福建省闽侯人。1882年清光绪八年举人,曾历任广西边防大臣,安徽广东按察使,湖南布政使等。辛亥革命后以遗老自居。1932年任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兼文教总长。善楷书,取径欧阳询及苏轼,得力于北魏碑。所作字势偏长而苍劲朴茂。郑孝胥的书法是近代书家中很有个性特点的一位。以擅长行书著称。郑孝胥早年学颜真卿和苏轼,后学魏碑,并参以张裕钊之法,形成一种清刚、遒劲、凝炼的风格。郑孝胥诗学古趋向,在于谢灵运、孟郊、柳宗元、王安石、陈与义、姜夔、元好问诸家,它的

标签: 清朝

喜欢 () 热度:

郑孝胥的诗词作品(共830篇)

郑孝胥介绍

郑孝胥家学渊源

 

清咸丰十年(1860年)闰三月十二日,郑孝胥出生于苏州胥门,此时苏州正值太平军控制之下,当时父亲郑守廉正携眷避兵吴下。郑孝胥生未逾月,郑守廉便率全家回到福建老家,自己仍入京供职。年幼的郑孝胥主要跟从叔祖郑世恭学习。郑世恭一代名士,长年担任教席,学识渊博。郑孝胥年四岁即入塾,从郑世恭授《尔雅》。郑孝胥除七岁进京侍父,至年十七返乡习举业这一段时间外,童年和青年大多是在福建家中度过的。十七岁时父郑守廉逝于北京,旋归里从叔祖习举业。郑孝胥所作制举文,郑世恭都详加指点。

闽中人士同气相求,对乡土之谊非常看重。郑孝胥处于“闽才独盛”的时代,这些在中国政坛、文坛具有举足轻重的人物的荐举和标榜对他起了很大的作用。如沈葆桢即曾经聘请郑孝胥为他的幕僚。郑孝胥叔祖郑世恭与沈葆桢有交谊,郑孝胥代郑世恭拟沈文肃祠联有“入山犹近故人祠”句,郑孝胥挽郑世恭诗又有“知己配文肃”的说法,说明沈葆桢对于郑世恭这位闽中名士曾倾心交纳。沈葆桢对郑孝胥颇为赏识,郑孝胥也自居解人。郑孝胥入沈葆桢幕时间不长,其详情由于日记网如,也不得而知,但沈葆桢对郑孝胥的影响仍然不可低估。郑孝胥除经常与叔祖郑世恭谈文论道以外,也时时听从林寿图的教诲。林寿图在闽中掌教席多年,郑孝胥等人蒙其教诲,在诗歌方面也不可能不受到影响。

光绪五年(1879)九月,郑孝胥“娶庐江吴光禄赞诚次女。”此时,吴赞诚署福建巡抚,兼船政大臣。郑孝胥此时丧父已三年,距中举尚有三年,因何而成吴赞诚乘龙快婿,其详已不可得知。值得注意的是,郑孝胥有过担任沈葆桢幕僚的经历。吴赞诚长女嫁给李鸿章四弟李蕴章次子李经邦,而李鸿章长兄李瀚章则与吴赞诚同时拔贡。郑孝胥娶了吴赞诚次女,就意味着他跟当时最煊赫的李氏家族建立了紧密的关系。这令郑孝胥受用非浅。吴赞诚之子学廉、学庄、学恂都与郑孝胥往来密切。其中吴学廉,字鉴泉,娶李鸿章六弟李昭庆长女为妻,光绪十六年举人,曾任李鸿章所创办之金陵制造局总办、江苏淮扬道。吴学廉与郑孝胥交情深厚,郑孝胥曾受其聘,“授二子读”。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,吴学廉兄弟始终与郑孝胥保持了密切的联系。

郑孝胥科场多舛

光绪八年(1882年),郑孝胥中福建省乡试解元。光绪九年(1883年),郑孝胥赴京会试。由于早有文名,复有解元之荣,郑孝胥在旅京闽乡人中颇受瞩目。舆论的好评依然如潮。郑孝胥去拜访编修杨颐,是郑守廉旧交。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郑孝胥居然名落孙山。这一变故对如日中天的郑孝胥是个沉重的打击。当年年底,他来至庐江岳家,授读内弟公子。

光绪十一年(1885年)返里,春闱不偶的阴影让他滋生了感伤的情绪。不数日,郑孝胥就在陈宝琛的推荐下,前往天津,入李鸿章幕府。在李鸿章幕郑孝胥与北洋水师营务处总办罗丰禄、北洋水师学堂总教习严复极为投契。光绪十二年(1886年)郑孝胥再赴试,好友中冯煦、沈子封、罗尔颜皆中,而郑孝胥依然名落孙山。在接下来的郑孝胥三上春官,但皆不第。

光绪十五年(1889年),郑孝胥考取了内阁中书,为翁同龢得意门生,以经济文才,扬名一时。当年秋间,郑孝胥以中书改官同知,分发江南。光绪十六年(1890年),郑孝胥入北京,充镶红旗官学堂教习。对于这一教席,郑孝胥很不满意。生平抱负无从施展,令郑孝胥非常苦闷。官学教习对他来说,实在是远远不能满足的。

郑孝胥渡日任职

光绪十七年(1891年),李鸿章之子、出使日本大臣李经方奏调郑孝胥东渡,出任驻日使馆书记官。四月二十二日,郑孝胥登舟离沪,途经长崎、马关、神户,二十九日抵达横滨。抵达不数日,李经方就与郑孝胥“商发奏调之折”。李经方对郑孝胥颇为倚重。他以为当时在日本使馆中诸人,吕增祥事务繁忙,而其他各人都系文人,不谙公务,惟有郑孝胥可堪相助。李鸿章在致李经方信中,也盛称郑孝胥“文笔入古,人且清挺”。郑孝胥此前己以经济文才见称,到日本后,很注意了解日本风土人情、人文历史。他或借或购得《外交余势断肠记》、《明治时势史》、《明治开化史》、《通议》、《政纪》、《江户政记》、《新策》、《读史赘议》还有日本舆图等各种日本书籍,对于日本著名学者赖襄子成、胜安芳等人的著作,尤其潜心研读。

郑孝胥在日本亦留心西洋之学。他请了英语教习,学习英语,同时购买西洋书册,在同僚帮助下阅读。在担任书记和筑地领事期间,郑孝胥主要是帮助李经方处理公文,甚至经常替李经方捉刀与日本文人进行诗歌唱酬。这些活动使郑孝胥得以间接接触到日本的政治文化界精英人物,如日本亚细亚协会会长长冈护美,以及后来权倾日本朝野的伊藤博文。在担任神户理事之后,郑孝胥独当一面,事务渐显繁忙,其中主要是处理华人在日本产生的民事纠纷。其次郑孝胥与日人直接交涉的活动也大大增多。在这些交涉中,郑孝胥表现出了过人的办事才华。

光绪二十年(1894)五月,因为内弟博泉为他捐了江苏同知,他提出辞呈,李经方当即挽留。当时汪凤藻曾有一份奏章上陈,请求清政府保留郑孝胥在日本的神户大阪理事一职,以处理非常形势下的棘手问题。当时正值中日甲午战争前夕,长期的外交生涯练就了郑孝胥的政治敏锐力。由于工作的关系,郑孝胥对日本的态度逐渐由蔑视转为了重视。尤其是日本在朝鲜问题上野心逐渐外露的紧要关头,郑孝胥对日本局势格外加以关注。同年夏,朝鲜东学党起义的爆发后,清政府应朝鲜政府请求出兵朝鲜,与此同时,蓄谋己久的日本立即依据此前订立的《天津会议专条》,派兵进驻汉城,形成军事优势。郑孝骨对此情形深感忧虑,认为“朝鲜乱益炽,香港疫转盛,皆非佳象”。对于媾和的乐观预测,郑孝胥深表怀疑。7月25日,日本军舰在丰岛海面突袭我运兵船,战争正式爆发。三天后,郑孝胥从报上了解了这一内容。不久,郑孝胥随李经方下旗归国,但对战事仍然非常关注。

郑孝胥归国之后

光绪二十年(1894年)甲午战争爆发后回国,又任张之洞自强军监司。1898年起历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章京、京汉铁路南段总办兼汉口铁路学堂校长、广西边防大臣,安徽、广东按察使。

光绪二十七年(1901),闽中闽中疫病盛行。郑孝胥兄孝思与子友荃相继碎逝,未几,长兄孝颖自沉于河。郑孝胥即赁屋迎两兄眷口至鄂署中。光绪二十九年(1903),郑孝胥随同岑春煊前往广西。

宣统三年(1911),湖南布政使等。郑孝胥曾参与戊戌变法,与唐才常有过交往;立宪运动时期,郑孝胥也曾经参加上海商务印书馆、上海储蓄银行的创建以及新式教育的推动等

1906年,被推选为预备立宪公会会长,参加立宪运动,要求清廷尽速召开国会。

1909年,曾任锦瑷铁路督办兼葫芦岛开辟事宜。

郑孝胥清室遗老

1911年,辛亥革命之后,郑孝胥以遗老自居,先有楼在上海,题海藏楼,寓居于此,常与遗老辈相唱和,

1913年,筹办读经会。

1923年奉溥仪之命入北京,次年受任总理内务府大臣。

1924年北京政变后,协助溥仪出逃。

1925年后,负责溥仪的总务处及对外事宜。

郑孝胥热衷复辟

1928年赴日本,筹划溥仪复辟活动。

 

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,负责起草伪满洲国国歌与建国宣言。

1932年伪满洲国建立,任国务总理兼陆军大臣和文教部总长。同年9月,并与日本关东军代表武藤信义签定日满议定书,承认日本在满洲国的特殊地位与驻军权。在伪满任职后,旧时朋辈,如陈衍、昌广生等,都和他绝交。

1934年溥仪称帝后,任国务总理大臣。郑孝胥后来因为反对日本方面对满洲国的压制,而于1935年5月21日失势;1936年后继续为日本侵略者效力。

郑孝胥穷途末路

1938年于长春过世,传言是被毒杀。郑孝胥死于1938年,散原老人是“七七事变”后,拒绝服药、进食,在忧愤之中过世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