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炯
欧阳炯简介

欧阳炯(896年—971年),益州华阳(今属四川成都市)人,五代十国时后蜀词人。在后蜀任职为中书舍人。据《宣和画谱》载,他事孟昶时历任翰林学士、门下侍郎同平章事,随孟昶降宋后,授为散骑常侍,工诗文,特别长于词,又善长笛,是花间派重要作家。

标签: 五代

喜欢 () 热度:

欧阳炯最有名的十首诗

贺明朝·忆昔花间相见后 欧阳炯

忆昔花间相见后,只凭纤手,暗抛红豆。

人前不解,巧传心事,别来依旧,辜负春昼。

碧罗衣上蹙金绣,睹对对鸳鸯,空裛泪痕透。

想韶颜非久,终是为伊,只恁偷瘦。

喜欢 () 热度:
江城子·晚日金陵岸草平 欧阳炯

晚日金陵岸草平,落霞明,水无情。

六代繁华,暗逐逝波声。

空有姑苏台上月,如西子镜照江城。

喜欢 () 热度:
春光好·天初暖 欧阳炯

天初暖,日初长,好春光。

万汇此时皆得意,竞芬芳。

笋迸苔钱嫩绿,花偎雪坞浓香。

谁把金丝裁剪却,挂斜阳?

喜欢 () 热度:
南乡子·画舸停桡 欧阳炯

画舸停桡,槿花篱外竹横桥。

水上游人沙上女,回顾,笑指芭蕉林里祝

喜欢 () 热度:
浣溪沙·相见休言有泪珠 欧阳炯

相见休言有泪珠,酒阑重得叙欢娱,凤屏鸳枕宿金铺。

兰麝细香闻喘息,绮罗纤缕见肌肤,此时还恨薄情无?

喜欢 () 热度:
南乡子·岸远沙平 欧阳炯

岸远沙平,日斜归路晚霞明。

孔雀自怜金翠尾,临水,认得行人惊不起。

喜欢 () 热度:
浣溪沙·天碧罗衣拂地垂 欧阳炯

天碧罗衣拂地垂,美人初着更相宜,宛风如舞透香迹

独坐含颦吹凤竹,园中缓步折花枝,有情无力泥人时。

喜欢 () 热度:
南乡子·路入南中 欧阳炯

路入南中,桄榔叶暗蓼花红。

两岸人家微雨后,收红豆,树底纤纤抬素手。

喜欢 () 热度:
贺明朝·忆昔花间初识面 欧阳炯

忆昔花间初识面,红袖半遮,妆脸轻转。

石榴裙带,故将纤纤玉指偷捻,双凤金线。

碧梧桐锁深深院,谁料得两情,何日教缱绻?

羡春来双燕,飞到玉楼,朝暮相见。

喜欢 () 热度:
浣溪沙·落絮残莺半日天 欧阳炯

落絮残莺半日天,玉柔花醉只思眠,惹窗映竹满炉烟。

独掩画屏愁不语,斜倚瑶枕髻鬟偏,此时心在阿谁边?

喜欢 () 热度:
欧阳炯介绍

欧阳炯(896-971),益州华阳(今属四川成都市)人。他生于唐末,一生经历了整个五代时期。在前蜀,仕至中书舍人,国亡入洛为后唐秦州从事。后蜀开国,拜中书舍人、翰林学士承旨,六十六岁时官至宰相。

广政二十八年(965)后蜀亡国,入宋为翰林学士、左散骑常侍,以本官分司西京卒,时年七十六岁。欧阳炯性情坦率放诞,生活俭素自守。他颇多才艺,精音律,通绘画,能文善诗,尤工小词。今存文两篇,见《全唐文》、《唐文拾遗》。诗五首,见《全唐诗》、《全唐诗外编》、《全唐诗续拾》。词四十七首,见《花问集》、《尊前集》。

欧阳炯曾拟作白居易《讽谏》诗五十篇上孟昶,惜已不传。其长篇古诗《贯休应梦罗汉画歌》和《题景焕画应天寺壁天王歌》,内容充实,笔力苍劲又具有浪漫色彩,都堪称五代诗中佳作。

他的词也享有盛誉,影响广泛,[菩萨蛮]、[更漏子]诸词都从巴蜀远播西北的敦煌。不过欧词的风貌却与其诗有明显差异,多表现闺情,当其词笔一旦触及深有所感的内容时,还能写出[更漏子]("三十六宫秋夜永")那样的宫怨词和[江城子]("晚日金陵岸草平")那样旨在揭示荒淫亡国的咏史佳作。欧阳炯作词上承温庭筠,尤擅长委婉含蓄地表达女子情怀,如[献衷心]:"见好花颜色,争笑东风。双脸上,晚妆同。闭小楼深阁,春景重重。三五夜,偏有恨,月明中。情未已,信曾通,满衣犹自染檀红。恨不如双燕,飞舞帘栊。春欲暮,残絮尽,柳条空。"如此间景间情,曲曲折折、层层深入地揭示人物惜春怨别的内心感受,在五代词中并不多见。不过欧实"(《蜀八卦殿壁画奇异记》)的观点相通。欧阳炯重视歌词的形式,也重视歌词的内容,只是他认为,曲子词主要是为上层社会游乐歌唱"用资羽盖之欢"的,词是艳曲,而文人词又不同于民间词。因此在词的传统上,他特别肯定和推重李白的[清平乐]和温庭筠词,认为五代花间词正是这一传统的继承和发展。欧阳炯词论的这种主张有进步意义,也有局限,但它却代表着部分花间词人的看法,他们的创作实践也与此基本一致。